您的位置: 北辰信息网 > 育儿

一周话题高校是否应该劝退成绩差的学生

发布时间:2019-11-30 10:30:09

一周话题:高校是否应该劝退成绩差的学生

西安邮电劝退336名学生

10月8日,西安邮电学院校区食堂前,一则《通知》吸引了大批学生驻足。因为考试成绩差,学年学分没修够,336名学生经学校初步审定被作出退学处理。10月10日,最终确定的学生将面临两种选择:或者退学回家,或者缴清退学试读培养费4500元,降级试读一年。

“336人的名单只是初步审定,名单还会有一些变动。”西安邮电学院教务处一位负责人再次重申,“对于初审进入退学名单的每一个学生,学校都非常重视。初审名单公布后,要由院系逐个确认。”

声 音

中国青年报:与国际接轨的一次积极尝试

西安邮电学院这种做法是向“宽进严出”国际惯例接轨的一个尝试。这种制度能将高考时发挥不正常但平时成绩好、有某种专业才华的学生送进大学怀抱,避免埋没人才,同时能够将那些“南郭先生”以及不思进取的、没有培养前途的学生尽早劝退出大学校园,不让他们占用宝贵的高教资源。资料显示,外国大学的劝退率是很高的,在着名的美国西点军校,只有40%的学生能够拿到毕业证。在这种残酷淘汰的机制下,最终受益者是所有的大学生,因为他们从入学起就不敢怠慢,唯有老老实实地完成学分。

中国宁波:“劝退令”有悖公平原则

教育部门表示,学校有办学的自主权,此举合乎规定。但正如一位学生所忧虑的,“考试没通过,可能会有智力、体力、情绪等各方面的原因”。“劝退令”理应有所甄别,比如针对“一些极端恶劣的‘坏学生’”。若不加区别,只作笼统、一般性的规定,其制度精准度,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因为它难免“误伤”到一向学习刻苦,仅因某些偶然因素,而导致某些功课不及格的学生。他们若想继续上学,就得缴纳价钱不菲的退学试读培养费,这显然是不公平的。从维护教育公正的原则出发,设计合理的制度,使教育资源得到合理的配置,增加广大学生受教育的公平性,保证公平公正和无歧视的良好教育,无疑值得我们深思。

红:大学内部裁判权应得到尊重

这次西安邮电学院劝退成绩不合格的学生,就是对大学内部裁判权的运用,无可厚非。更何况,这次劝退绝非“我的地盘我作主”式的随心所欲,校方完全是依照校规而行,而校规早已为全体学生所知晓并认可,即是说,劝退行为是对契约的尊重,拥有一种逻辑上的合理性。事实上,学生被劝退之后,更多的学生并无异议,这说明劝退行为获得了广泛的尊重与认同。我们不应该指责校方的行为,而更应提醒被劝退的学生反思各自所存在的问题。

法制晚报:“严出”不是大面积清退

“宽进严出”这一美好目标的改革成本与代价仅仅由学生一方单独承担,是不公平和有失厚道的。真正意义上的“宽进严出”,是“严出”而不是一退了之的“不出”。而且,无论是退学还是高达4500元之巨的试读费,都是大部分学生所不能承受之重。因此,通过以大面积清退学生的手段来实现所谓“宽进严出”值得商榷。而事实上,对于大部分学生在学校不思进取,或者一学年内没修够规定学分的,学校也不是可以一清二白地当甩手掌柜的。毕竟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考试和处罚都只是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尤其是如此大规模的清退,更不是一种正常、健康的教育方式。无论是退学还是4500元的试读费,不管选择那一个,都是一枚学生难以下咽的苦果。而学校却可以优哉游哉,或把不听话的学生撵回家,或收巨额试读费。这枚苦果与其说是336名大学生的自作自受,倒不如说是大学教育失去耐性以及急功近利的彰显,是对大学精神的背离与亵渎。

中国教育报:劝退应有必要的程序

去年实施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规定,学校在“学生学业成绩未达到学校要求、或在学校规定的年限内未完成学业的”,应予退学。学校清退学生的权力必须得到尊重,这也是大学实现“宽进严出”的前提,但是把一个经历十余年寒窗之苦的学生清退不应当是校方的单独行为,需要慎之又慎,辅之以必要程序,确保学生的权益。程序的确定应当充分吸取学校、学生及其他相关意见。程序运行当中应当包括必要的沟通、给予学生申诉权等等,而不是让学生处于弱势地位,只能被动接受。

大学实现“宽进严出”意义重大,笔者认为,它的成功运行有赖于科学合理的制度安排,这应该是教育部门和高校所致力解决的。(本报 王友文)

大众:劝退是对学生和社会负责

也许有人会说,年轻人都会贪玩,甚至因此耽误学业,“劝退令”太冷酷了,不够人性化。笔者不同意这一说法,这是因为,如果考试成绩差,学年学分没修够的学生也能按时毕业,对他们来说是不负的,这其实是对人性化的滥用和歪曲。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他们即将面临独立生存的考验,让他们趁记忆力强、时间充足、做学问条件好的大好时机多学点本领,是对他们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这才是人性化。

当然,高校在实施劝退制度时一定要慎重,有关部门有必要出台更具体、更科学的劝退标准和办法。据了解,外国大学对教师的管理非常严格,学生成绩不好老师要负,但中国大学很少这样做。同时,在考试方面,国内外大学在测试目的、出题方式和范围、打分标准等方面都有很大的不同,如果我们的大学在考试时仍然是背讲义考讲义,那就背离了制度创新的宗旨。过去的“严进宽出”必须改变,要“严进”,也要“严出”。

安顺家居装修网
民生教育
人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