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辰信息网 > 体育

热血英雄 封魔城4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4:03

热血英雄 封魔城4

趁着这难得的喘息之机,城墙上的人敢紧利用‘治愈术’给那些受伤的人进行治伤。将手放在伤者伤口上方二寸左右的地方,再运起精神力轻轻抹过,划开的皮肉顿时就能恢复得完好如初。但那些被削断了手脚的人,“治愈术”却是没有办法为他们接好,只能是帮他们止血复合伤口,至于那些断了脖子的就更是没有办法了。

封魔城内十几万人,大家不是远亲就是近戚,不是左邻就是右舍,平时相知相熟。这突然一下死了几百号人,那还了得。城墙上有家里死了人或朋友的,都叫嚷着又哭又闹,而城墙下的人不明城墙上的情况,纷纷高声向城墙上的人询问,要是听到自己的那位亲戚好友死了,便纷纷叫喊着向城墙上挤。这些人平时都是耕田种地的农夫,养蚕织布的农妇,那里体验过战争的残酷。此刻乌合混杂在一起,更是不可能会有什么纪律。于是城墙上下一时乱成了一团,喊叫声,嚎哭声,咒骂声,此起彼伏,全还有大敌当前的样子。

念风这时已回到了天尊身旁,看着眼前乱哄哄的一片,又望了望远处阵型整齐;纪律严明的虹魔军团,无不担忧的对天尊道:“城主,你看他们,大敌当前还这样哭哭闹闹,完全没有一diǎn组织纪律观念,这样下去如何抵挡得了那些如狼似虎的敌军。”

天尊闻言,狠瞪了念风一眼,低声道:“事已至此,一切都应当尽力为之,抵挡不抵挡得住那已是后话,在这紧要关头,万不能説这种搅乱人心的话。”

念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话説得有diǎn草率,忙diǎn头道:“念风知错了。”

天尊道:“知错就好,眼下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消灭这群变异飞蛾,要是等它们跟地上的变异野猪联合起来,我们就万难抵挡了。”

“可它们现在飞得那么高,我们根本攻击不到,怎么消灭。”

“万事总有办法。不过先要稳住人心才行。”説完天尊又运气高声吼道:“大家不要乱,死去的同胞是为了守护封魔城而死,我们应该为他们感到光荣,大敌当前,战斗才刚刚开始,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头等着我们。以后还会有人死去,还会有很多人死去,但是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封魔城就绝不能落入敌人的手中。”

听见天尊的吼声,喧哗哭闹声xiǎo了不少。然而就在这时,停留在空中的变异飞蛾群却又有了动作。又如开始般在空中聚集一起,但和开始不同的是,这次它们聚成了一个大圆盘,并围绕中心慢慢旋转起来。

“它们这是在干什么?”望着天空巨大的‘转盘’,一名不知所以的中年妇人不解的问道。

“谁知道了。该不是攻击受挫觉得无脸,准备集体自杀了吧!”旁边一汉子应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美事。我看它们绝对有阴谋。”

“什么阴谋

热血英雄  封魔城4

?这离得天远地远的,它们还能把我们怎么样!”

“我要知道还问你,反正还是xiǎo心diǎn为好,免得又像开始那样被它们打个措手不及。”

就在人群仰望叽叽喳喳不知道变异飞蛾要干什么的时候,那些变异飞蛾却开始加快速度越转越快起来,并边转边从尾部喷洒出大量黑雾。渐渐的黑雾越聚越多。如一dǐng黑色的’大锅盖‘罩在了城墙上空。伴随着变异飞蛾速度的不断加快,其所产生的旋转力慢慢的将这‘锅盖’向封魔城墙及墙后的空地压了下来。

“它们这是要干什么?”天尊身旁一个壮汉望着黑雾不解的问道。

“这还要问,这不明摆着是它们想用这黑雾来攻击咱们。”旁边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答道。

壮汉显然不太喜欢这中年妇女的口气,瞥了她一眼。“这黑雾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还有毒。”他话一出口,就立马醒悟,忙左右看了看捂住了嘴巴。要知道这黑雾如果真有毒,那对封魔人来説,可就是大不妙了。然而旁边众人早已听到,其实就是他不説,众人心里也多多少少有这层隐患,如今有人提出就如那最后一道窗户纸被捅破,众人一时脸色苍白,场面一下就僵住了。倒是蓄水沟这边,虹魔教主双手抱胸,一脸的阴沉冷笑,似乎已胜券在握。

“城主,要不我们先避一避吧,反正那些变异野猪现在也过不来,到时等黑雾散去再回来也不迟。”一位年龄稍长的瘦高男子对天尊説道。

天尊还没説话,旁边念风已大声反对道:“那怎么行,我们这一撤不打紧,可必将使魔军士气大增,而我们也将军心不稳,这仗往后还怎么打?”

“但如果那真是毒雾怎么办,要是人都死光了,这仗以后就更没法打了?”瘦高男子反驳道。

“对,现在我们又攻击不到它们,照这样下去,只有束手待毙,还不如先撤退,保存实力要紧。”开始説话的那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迎合道。

“难道我们撤退就能解决问题吗?就算能躲得了现在,那明天,后天呢?”念风坚绝反对。

瘦高男子冷笑一声:“你倒想的蛮远的,如今大敌当前,谁敢保证能活到明天,眼下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我看那些黑雾甚轻,它们要想强压下来只怕也没那么容易。而且现在已近黄昏,一会就要起风。到时轻而易举就能将黑雾吹散。”

“现在虽然已尽黄昏,可谁知道风什么时候起。要是毒雾下来风还没有起,我们这些人岂不就这样白白的送死了。”

“风”天尊猛一听到这个字眼,眼前不由一亮,他本也在为是守还是退左右为难,可现在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忙道:“你们不要争了,我们不能轻易撤退,但也不能束手待毙,刚才你们不是説到风吗!既然不知道老天爷什么时候能给我们来风,那我们就自己制造风。”

“自己制造?”念风和瘦高男子不由一怔,不知天尊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时天尊已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慌,快把城墙上的旗帜全部取下来,再将旗杆一根接一根的捆成七八丈长的长杆。城下的去城内将每家每户晒衣服的晒衣杆都取来,也一样一根接一根的捆在一起,再在dǐng端挂上衣服,床单之类的布幡,快,我们时间已不多了。”

闻听天尊喊声,人群一阵茫然,不知天尊喊这么做是何用意,但还是立即照做起来。城墙上本就插满了旌旗,而城下家家户户都有晾衣杆,所以很快就捆扎好了千余跟长杆。而在此时,天空的黑雾也已压到离头dǐng约七八丈的距离。

“快,大家将捆好的长杆全都竖起来,伸到黑雾里将黑雾搅散。”随着天尊的喊声响起,人群终于明白了他的用意。当这上千根长杆伸进黑雾之中一阵乱搅,黑雾果然再难聚集,都四下飘散而去,远外蓄水沟旁的虹魔教主眼见这次进攻又是无功而果,不由恨的将牙咬的‘吱吱’作响,鼻中哼哼的喘着粗气。

然而这并未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天尊和虹魔教主及所有人都未成预料到的。但见在空中盘旋的上万只变异飞蛾,突然似发了疯般的向伸在半空的那千余根长根飞了下来,用如钢刀般的利翅将长杆从dǐng端一截一截的削断。地上封魔人见状,纷纷大声喊道:“它们要毁坏我们的长杆,大家快用火符攻击。”火符的攻击范围在十丈之内,这些变异飞蛾这下正好进入了火符的攻击范围,只见一时火符齐飞,无数变异飞蛾被击中坠落,可后面的变异飞蛾却仍然围着长杆削来削去,没有一diǎn撤退的意思。很快原来六、七丈长的长杆就只剩下三、四丈长,而上万只变异飞蛾也被击下了十之七八,地面上厚厚的布满了一层变异飞蛾的尸体,

虹魔教主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待反应过来,赶紧一声长啸,将剩余的变异飞蛾召了回去。但原来铺天盖地的变异飞蛾群,却已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千余只,在黄昏昏黄日光的照耀下,显得苍凉,落漠。

望着离去的变异飞蛾群,人群如炸开锅般议论开来,纷纷寻问这是怎么回事。天尊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知道这是一个能提高士气的大好机会,忙双手向天高举。大声喊道:“天佑封魔城,有老天爷的保佑,我封魔城必定会安然无恙。”喊罢,双手着揖,跪倒深深的拜了下去,人群见状,也全都跟着拜了下去。每个人心中都以为真是老天爷在帮忙,祈祷感念做得极是虔诚。

然而这些封魔人如何知道,帮他们的并不是老天爷,而是变异飞蛾自身的缘故。这些变异飞蛾并不是凭眼睛来辩别敌我,而是凭着发出一种特有的声波,再依靠声波的反射来确定敌人的方位,千余根长杆在半空中晃动,使它们误以为是封魔人在行动,故而冲下来攻击。

夕阳西下,此时已近黄昏,要发起新一轮的攻击已无可能。虹魔教主站在蓄水沟旁,瞪着余辉下的封魔城,一双眼瞪得通红,久久不愿退却。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的全部评价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的网友评价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怎么走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怎么去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怎么收费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