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辰信息网 > 娱乐

【木马】女作家的主体意识(作品赏析)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1:53
——读丫丫的短篇小说《七年之痒》
新改版后的《延河》发稿量大增,但对作品量质的要求也有所提高,其中我感到很明显的是对作品思想含量,对诗性文学性的诉求,体现出了某种精英意识。当然,文学毕竟是大众精神生活的鲜活体现,小说这种文体和大众生活有着天然地血肉联系。所以办刊者在精英意识有所增强外,小说的发稿量与小说的可读性也并未削弱,比如我刚读的这篇丫丫的短篇《七年之痒》(载《延河》2010年第七期)就是很有鲜活生活气息可读性强的小说。
《七年之痒》这篇小说写了小县城普通白领蒋晓慧和她的丈夫林子涵这对结婚七年的小两口之间的情感现状,如小说中所说的分居。所谓的“分居”,其实也就些小两口之间带有喜剧色彩的勾心斗角,亘古以来的男女之间的“战争”,有些只是小两口之间的感情游戏,是平淡生活的调味品而已,属于杯水波澜。当然,如果从维护婚姻大局着眼,他们二人的一些言行,多少还有些冷暴力倾向。尽管如此,可以看出他们二人还是相爱的,他们的冷战也透出一种亲密,一种彼此曾有过的深深的相知。他们这种说不清道路不明的小性子小恩怨,在一定意义上也属于生活的常态。如小说所写,男人林子涵似乎也并没有太过分之举,那些在蒋晓慧眼里的看不过的所谓恶习,更多的也只是男人共有的小毛病,算不上大罪过。而男人能有这些小毛病,也不能说就一定与女人没有一点关系,俗语说一个巴掌拍不响,特别是对夫妻关系而言更是如此,所以说女人适当地掌握一点驭夫之术很有必要,也是份内之事。小说也包含着对而婚姻本身这种人类男女社会关系的思考,婚姻也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其对人性束缚也是必然的。也正因为有所欠缺,所以对理想婚姻的追求也就从未停止。如这篇小说中有一段落就写到主人公蒋晓慧在思考婚姻,作者在这里提到了包法利夫人和安娜,她叹息“女人这朵花,一经采撷就会被遗忘。理想的婚姻到底是什么?”

要说故事的复杂曲折和角度的新颖性方面,这篇小说也并未超出现在比较时尚的同类题材的影视剧,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也许是这类题材最好的难以逾越的经典。由于篇幅等因素的限制,万余字的短篇小说不可能有充分的展开与深入,但这篇《七年之痒》的作者也通过自己的文学传达力,一定程度上成功地完成了她在同类题材上的一次个人性尝试。这篇小说的文字在捕捉细微感情方面也有一种泼辣,率真之感,有一种淋漓尽致酣畅抒发之感,作者擅长写心理描写,准确细腻地写出一个女人对婚姻真实心态。写感情,特别是婚姻中的感情,是女性作家的强项,对感情的把握,对细节的处理,小说对女主人公的心理准确的勾勒,一些矛盾的道出了人物深层内心冲突。比如小说开始时对蒋晓慧独自一人却市里大商场去买衣服过了一把购物瘾,从而“她内心的自我在慢慢地长大渐渐地苏醒了”,也呈现在读者面前。当然,小说也没有写成那种很世俗言情剧的文字版,这主要得力于作者对蒋晓慧这个人物内心的描写,她的知性和自尊给人留下了很深印象,特别是她的知性和自尊是有一种很善良的本性作底色的。善良是可贵的人性,有足够的感染力。小说通过女人对婚姻中感情的描写,有丰富的内心细节,所以透出的信息也超出了平常婚姻的题材范围,而达到了人性的层面,以写婚姻来写普遍的心灵状态与人性内容。小说的结尾充满了戏剧性:“门从外面开了,林子涵站在门外,蒋晓慧站在门里,两个人就那么站着,愣怔的时间似乎有一万年之久。”两个人又和好了。这个结尾很经典,似曾相识,却又不让人觉得腻熟。“愣怔的时间似乎有一万年之久”,这一句俏皮而深富感情的夸张句子又富有象征意味,其实整篇小说都有男人和女人永恒关系的象征意味,并通过小说最后一句点明了这种象征意味,也使小说有了更宽泛的人类意识和人性特征。
而我特别关注的是这篇小说呈现出的一些“信息”。本雅明说曾说,从古到今文学经历三个阶段,分别是故事,小说,与信息。这篇小说并不是对故事的讲述,而是对人物内心世界的一种倾诉,内心状态的一种呈现构成了小说的主体。人物内心的波动构成潜在的情节。所以可以说小说的故事性并不强,作者的着力点也不在于故事。其实真实地写出了人物的内心,故事也就源源不断。那些人物内心的信息,其实都有着故事的形态与内核。所以信息是小说家要注视的。当然,首先小说本身应该有丰富的信息,这是前提。除了作者有意识提供的信息以外,读者也有各取所需的信息着眼点。这些信息都应该是文学化了的信息,都应该在审美的范畴内。而我站在文学的,文学批评的角度上也得出一些信息。据我了解,身为陕西“70后”女作家的丫丫,她的文学思想新锐,除了对经典作家经典文学的熟悉外,她对国内一些青春写作时尚写作颇多关注,这也使她的写作在经典意识中增加了许多时尚元素和新锐之风。她开始小说创作也仅有三年时间,从开始的对其文学引路人作家冯积岐的有意模仿,到现在也逐渐找到自我。她最初的一些小说,有着明显的模仿痕迹,和对所谓深刻的过分追求。现在,她逐渐有了自己自信,比如不刻意追求所谓的深刻,小说题材也宽泛了,可以自信地处理自己感兴趣的题材,而对一些时尚的,青春的,生活化的内容也有了自己的注目点。她写小说主人公蒋晓慧的一句话“她内心的自我在慢慢地长大渐渐地苏醒了。”其实这句话也可用到作者自身对写作的意识上,作者在写作上对自己的文学更自信了,内心的青春写作意识也苏醒了增强了。
我从这篇小说也读出了些“女权主义”色彩,这也是作家主体意识增强的证据。我以为,优秀的女作家,或多或少都应该有一点“凌厉”的女权意识。这种女权意识,实际上是女作家的人性意识和人权意识的女性化体现,是女作家的不可或缺的主体意识的体现。作家的主体意识,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作家,不应该总是静态地旁观生活,不应该总是描写别人的生活,漠不关心无关痛痒地呈现他者。而是要勇敢而真实的描写自己,把自己的生命体验,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和生命体验融入到作品中去。作家应该对生活有一种主动的姿态,应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创造作品。作家,应该让自己的生活精彩起来,达到一种“知行合一”的写作状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来继续感受生活回味生活,这种感受是动态的。当然,这种主体意识的增强,还有赖于作家的文学技术性因素和文学自信心的提高,有赖于作家艺术素养的全面提高。

共 254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幸福的生活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生活各有各的不幸,如何经营好婚姻,一直以来是我们探讨和学习的一门学问!婚姻生活中的小矛盾、小摩擦永远是不可避免的,知性准确的认识现实的婚姻生活中的矛盾却并不是很容易!作品赏析女作家的主体意识把丫丫的短篇小说《七年之痒》分析的透彻生动,更加增强了小说本身的阅读性,并且把女作家的主体意识需要提现的感性思维表达的淋淋尽致,让人叹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来继续感受生活回味生活,这种感受是动态的。”欣赏并认同这样的观点!感谢您投稿木马,祝您写作愉快!【木马编辑:夏雨】小儿大便干
如何治小儿便秘
晚上夜尿多怎么治
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