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辰信息网 > 娱乐

希腊以自杀式威胁要赎金以为自己能毁掉整个

发布时间:2019-09-14 10:32:52

希腊以自杀式威胁要赎金 以为自己能毁掉整个金融世界

有评论文章指出,"好斗"的希腊总理齐普拉斯终于低下了头。他显然认为欧洲需要希腊的迫切性不亚于希腊需要欧洲,这才是最近的谈判中真正的"荒谬点"。"战争"已经输了,然而,一度作为"大杀器"的公投还将继续。虽说排队领钱的普通希腊民众应该能保持冷静,但在公投前,还是有必要回顾下希腊总理的谬误。在这一边倒的"货币战争"中,他输得远比自己想象得早。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齐普拉斯食言而肥,在6月底前屈服于"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IMF)所提出的条件。若非如此,欧洲央行将停止支持希腊银行体系,希腊政府也将没钱维持外债,更糟糕的是,希腊政府也将没钱支付希腊公民的退休金和工资。断绝了一切外部融资后,希腊将成为经济贱民,成为欧洲的阿根廷,公众压力极有可能让左翼联盟下台。

考虑到齐普拉斯要求放松紧缩的经济分析大体是正确的,这一结果更加增添了几分悲剧色彩。齐普拉斯没有向"三驾马车"提出的方案服软以争取颜面,而是在无关紧要的经济问题上-即劳动法、私有化乃至"三驾马车"的名称上-做出象征性斗争,白白浪费了6个月。

这一挑衅性行为让希腊失去了所有法国和意大利盟友。更糟糕的是,在政治哗众取宠中浪费时间影响了希腊初级预算盈余-齐普拉斯在早期谈判中的王牌。

齐普拉斯以为他有另一张王牌:欧洲害怕希腊违约。但这是他的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制造的幻觉。身为博弈论教授的瓦鲁法基斯最近对《纽约时报》大放厥词,说"为了生存,不起眼的希腊可以毁掉整个金融世界"。

这盘博弈的规则比瓦鲁法基斯所预想的简单得多,原因就在于希腊举行选举的那个星期所发生的一件大事。1月22日,欧洲央行采取了果断行动保护欧元区不受可能的希腊违约的影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宣布了庞大的债务购买计划-相对欧元区债券市场而言,其规模远大于美国、英国和日本所实施的量化宽松-这等于竖起了不可撼动的防火墙。这一措施早就应该实施,以便在发生雷曼兄弟式的金融崩溃时保护货币联盟。

欧洲央行新获得了实质上无穷大的印钞能力,可以以此支持银行和政府,这让希腊违约的传染力大幅下降。这代表着欧洲金融环境的一个深远变化,而希腊政客以及诸多经济分析师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欧洲央行做出这一决定前,希腊违约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威胁。如果希腊政府违约或准备放弃欧元,希腊银行将崩溃,无法将钱转移到国外的希腊人将失去储蓄,就像2013年的塞浦路斯那样。如果其他欧元区债务国(如葡萄牙和西班牙)储蓄者看到这一幕,他们也会害怕类似的损失,从而将钱转移到德国或奥地利的银行中,同时甩卖他们所持有的葡萄牙或西班牙政府债券。

结果,债务国债券价格将暴跌,利率将飙升,银行极有可能崩溃。如果来自希腊的传染恶化,下一个最脆弱国家-可能是葡萄牙-将发现自己无法支持本国银行系统或维持债务。最终它将步希腊后尘放弃欧元。

在1月之前,这一连串事件发生的可能性相当大,但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扼杀了整个传染链。如果葡萄牙债券持有人收到警告,希腊有可能违约,那么欧洲央行只需要加码债券购买力度;欧洲央行拥有无穷购买力,可以轻易地战胜任何抛压。

如果葡萄牙银行储蓄者开始将钱转移到德国,欧洲央行可以回收这些欧元,通过银行间存款重新注入葡萄牙。而欧洲央行所能回收的资金量也是无穷的,只要葡萄牙银行不破产-而葡萄牙银行不会破产,只要欧洲央行一直购买葡萄牙政府债券。

简言之,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让欧洲央行从欧元危机的消极旁观者--因为过时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法律约束而无法采取行动-一跃成为合适的最后贷款人。如今,欧洲央行拥有类似于美联储、日本银行和英格兰银行那样的政府债务货币化权力,可以保护欧元区免受金融传染影响。

……

还在把金融传染威胁视为王牌的希腊政客应该注意到希腊选举和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之间的巧合,并领会其中显而易见的联系。欧洲央行的政策就是为了保护欧元免受希腊退出或违约的后果的影响。

以自杀式威胁来要求赎金?如果希腊是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这样的要挟或许有用。但希腊现在的姿势是拿枪指着自己-而它扳不扳动扳机,欧洲根本不在乎。


开发微信小程序开发
微信小程序注册入口
微信号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