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辰信息网 > 科技

至尊透视眼 第135章:一丘之貉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9:47

至尊透视眼 第135章:一丘之貉

开白色卡宴的人不少,但是苏哲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林霸的卡宴。

有些东西即使沉淀已久,再看到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出现,一些平复来的恨意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

自从去年林霸和谭子轩对许雅下药让许启东派人铐回去,这之年苏哲都没见过这两个人。

从苏羽澄口得知,这两个人都在外候释。

谭子轩有谭友昌当后盾,恐怕罪会少一点,至于林霸,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就能够脱罪。

因为当时接近年底,案子最后拖到年后再审。

前不久案子进行审讯,谭子轩将所有罪名全往林霸头上推。林霸知道最后肯定不能脱身,极力反驳硬将主犯推回给谭子轩,他不过是共犯。

出事后,林霸同样悔恨,对许雅下药,是他做出最错的决定。但林霸更恨苏哲,如果不是因为他,就不会被仇恨气昏头脑,最终才会选择对许雅下药。

案子不知最后会怎么判,如果谭子轩矛头指向他做为主犯,刑期自然不会少。为了减少牢狱之灾,林霸势必要跟谭子轩争个鱼死破。

苏哲记得案子前段时间进行第一轮审讯,下个星期是第二轮审讯。由于被造人其是一个是副市长的儿子,而受害人是市长女儿,案子没有公共审讯。

“难道林霸这个时候还敢这么嚣张?”苏哲心里嘀咕一句。不过司机刚才的话他们在里面都听到,特别是那一道刹车声这么刺耳,苏哲这个时候没心思看车,跟夏珂走出去看下情况。

一个小女孩站在车头前面,车头与她的距离只有30公分。

她抱着一个皮球,站在那里脸色被吓得惨白无比,连哭都哭不出来。

“叭叭――”

车里的人见小女孩不会闪开,急促的按了两声喇叭。可是小女孩此时吓得魂还没回来,完全反应不过来。

白色卡宴里的人拉开车门下来,一脸愤怒的拎着小女孩甩到一边。动作粗鲁不已,小女孩大概是被摔疼,顿时哇哇的哭起来。

“哭个毛,老子差点都让你吓得魂飞出去,老子都没找你算帐,你还哭!”

苏哲这会看清楚,白色卡宴是林霸的,但是开车的却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青年,年纪与他差不多,不过从轮廓看起来跟林霸有点相似。

苏哲想了下,脑里浮出一张脸,如果说跟林霸比较像,还不如说跟林远明更为相似。看样子,眼前这个青年很有可能与林远明的关系更为深一点。

青年还在继续骂咧,说得愤怒时还用手指戳着小女孩的脑袋。

小女孩面对青年愤怒的脸比刚才差点撞到吓得更厉害。哭声越来越大,但是没有大人过来。

苏哲看不过去,从店里出来,走到马路边挥手将青年往后面推一把。

沉着脸,苏哲冷声道:“这里是人多区域,难道你眼睛是瞎的,没看到这里有限速指示牌吗?从你刚才刹车的声音,当时你的车速至少在70以上。”

青年让苏哲一推,身体撞到车头。

转过身看了下车头,幸好没事,不然他等下回去就要被人骂了。

青年站直身体,怒意更强。

“我开多少速关你什么事,就是这里限速,老子有钱交罚款,爱开多快就多快!”青年满脸嚣张,自负的表情让人觉得很欠揍。

“你差点撞到人,还不知悔改,是不是有钱就很了不起。”

“有钱当然了不起!”青年满眼轻蔑,“一看你就是个穷人,才会说出这种笑掉大牙的话......”突然间青年像是想到什么,“你是不是家长,你自己先管好你自己,让你的女儿乱跑出来......哦,我懂了,是不是穷疯了,故意推女儿出来让我撞,然后讹诈钱。”

苏哲伸手掐住青年的脖子冷冷道:“这种话是多么人渣的人才说得出来。”

苏哲一用力将青年按在车头上,瞪着他问道:“这辆车我认得是林霸的,看你的样子,我想应该只有林远明才会生出你这种畜生。”

青年让苏哲掐得透不过气,听到他提到林霸,艰难的憋出一句话:“你知道我爸,还有哥的名字,你应该知道我林震。我、我告诉你,再、不将我放开,后果你自负!”

“砰”,苏哲一拳砸在车盖上,上面立刻凹一下。

“就是林震和林远明站在我面前,他们都要对我毕躬毕敬。”苏哲放开林震的脖子,将他扔到一边。

“林霸现在自身难保,再者林远明你觉得他还能够嚣张起来?看来柳长桥上次罚款你爸还是轻了一点,只是将钱填回去,没有要了他的命!”

林震捏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回着气,苏哲刚才差点要将他掐死。

呼吸顺畅后,林震冲着苏哲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我爸的事情你怎么知道?”

林远明现在是坐山吃山空,早就没以前那么风光。林震当然知道他家的情况,所以近来他一直去找林霸,希望能够让两家人的关系好一点。

他爸日后风不风光不关他的事,主要是他还可以像以前那样耀武扬威,在朋友面前不会丢面子。

前段时间林远明因为挪用赌场的公款让柳长桥发现,事后是没有要了他的命,不过却将所有家产拍卖才填了那笔钱。

因为这事,林震在圈子里好几个月都抬不起头。

今天难得从林霸手中借到他那辆白色卡宴,有扬眉吐气的机会林震自然不会放过。

林震知道这条路是有限速,但他等不及要跟人炫耀,车速哪会慢。如果不是他反应及时踩刹车,肯定会将冲出来捡球的小女孩撞飞。

这种事情根本不关他的错,谁会想到小女孩会突然冲出来。

苏哲本来对林霸就有仇,林震这种态度更是让他不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林霸和林震两兄弟都是如此,一丘之貉。

既然林家的人不会教儿子,苏哲就做个顺水人情,让他们都关进里面享受下皇粮。

夏珂正在哄着小女孩,苏哲蹲下去询问几句。小女孩只是给吓到,没有撞到。不过情况也敦重敦轻,还是要送医院检查一下。

转过身,苏哲冷冷看一眼林震,“不要以为有一辆破车就可以显摆,既然你自示车技高超,恐怕这里也没有你飙车的机会,我派人把你带到一个地方好好飙一下。”

没去理会林震眼里的错愕,苏哲掏出拨通:“申队长,麻烦你来一下长石路这边,有人违规开车,差点酿造成车祸。我怀疑车主喝了酒,你派人过来取证。”

苏哲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林震耳中,在苏哲挂掉后,怒道:“你这是报假案,我根本就没喝酒!”顿了下,林震甩下手丢下话,“既然人没事,我懒得理你们!一群穷疯了屁民,整天只会想方设方讹钱。”

林震坐上车,苏哲走过去将他的钥匙拔掉。看到林霸满脸怒气想过来抢夺,苏哲随手甩一巴掌过去。“不妨告诉你,如果今天你开的不是这辆白色卡宴,我最多只是让你带小女孩去医院检查一下。很可惜,你开的是白色卡宴。”

将钥匙放到口袋,苏哲毫无表情的接着说,“我实话告诉你,林霸跟我仇。当天他就是开着这辆卡宴在我面前,然后让人把我推下河堤。幸好,老天怜悯我让我捡回一条命。”

顿了下,苏哲盯着林震一句一句道,“在我从医院醒来那一天

,我发誓一定要让林霸十倍奉还。我要让林霸这辈子都不得安宁,生不如死!”

说到最后一句,蹲在地上的夏珂身体颤抖下。

苏哲跌下河堤的事,夏珂在他身体复原后从未去细问,她怕会让他回想到一些惊慌的画面。当时苏哲说是失足,夏珂并不相信。

河堤距离他们当时住的地方有点远,苏哲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会无缘无故去那里。可是苏哲不说,夏珂没刨根问底。

后来苏哲的身体复原,眼睛重见天日,夏珂也没再去回想这件事。

现在听到苏哲说起,夏珂心里一阵心疼。苏哲说过,他们彼此间要没有任何秘密,彼此坦白。这一刻夏珂能够感受到苏哲将这个秘密一直藏在心里,一定不好受。

人都是那样,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总会想找一个人去分享倾诉。

林震抬头望着苏哲的眼睛,这时苏哲的目光让他惊慌不已。坐在车里,一动不敢动。

第三更,谢谢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好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医保医院吗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治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