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辰信息网 > 科技

终将归零 第一章

发布时间:2019-09-25 13:15:20

终将归零 第一章

夜玫瑰如其名,是开放在夜晚的美丽花朵;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夜玫瑰的悲哀?

——题记

白天。上午的明媚的阳光普照在外面的大地上,但远处却有一片阳光永远无法涉足的区域,那里终年阴暗,古老的墙壁上爬满了半青半黄灰不溜秋不知道名字的枯枝蔓藤,有一些屋子的外墙边缘总是湿乎乎的,好象要渗出水一样,永远散发着一股霉味,终年不散。再加上这座城堡的所处地十分偏僻,终日不见阳光的阴森环境使数以千计的蝙蝠——黑蝙蝠,红蝙蝠,还有许许多多叫也叫不出名字的翅膀上泛着金红色光泽的大xiǎo蝙蝠,全都聚在这些城堡周围生息繁衍,加上这座采用的哥特式与古欧式城堡建筑风格,和空气中时刻传播着的古老霉味,让这里成了远近闻名的鬼域,渐渐流传出许多传言,当地政府见那里杂草丛生,遍地荆棘,便想对那儿进行开发改造。无奈,古老诡异的传説与现代社会上的各种风言风语使政府对此束手无策。久而久之,这片地方从外面看去就是一片古老的废墟了。

但这古堡的内部并不是像外表看上去那么死气沉沉。相反,城堡里面居住着许多人,只不过他们昼伏夜出,对于那些“正常居民”来説,自然是奇怪了些。特别是——当居住在城堡里的“人”是那种生物之后……

一个人正走在前往城堡的路上,他是来觐见一个人的。説实话,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但只要一见到那个人清冷的目光,就会突然觉得好像一切都在一瞬间消失了一样。不是一般的不见了,而是真真正正地消失了——一切生命以及事物都不复存在,只剩下高傲的他和性命岌岌可危——虽然只是感觉上的,但他的确如此感觉——的自己。

城堡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接近了。有diǎn紧张。他想。

明明和他一样都同为“绝对者”,可为什么每次见到和自己在世界意义上是一对——他自己本人也这么认为——的人,会感到那样遥远的距离呢?难道是因为对方的力量与他正好相反吗?可他们之间不也曾经……他的思绪飘向远方。

话题回到眼前的这座城堡。现在这个人正在城堡大门附近的树林里的密道快步赶路,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人的宫殿。他化了装。

“你怎么来了?”异常好听的声音,但还是可以隐隐听出声音主人的不耐烦。

“哦,不高兴吗

终将归零  第一章

,夜玫瑰?”他笑了,金色的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真麻烦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我可不记得。”对方直接了断地回答,连一句必要的客套话都不带,足见他对其的厌恶。

“别又跟上次一样啊。”那人笑着绕到夜玫瑰身后,“再来一次……如何?”

“哼。”夜玫瑰冷哼一声,“如果让那群老家伙发现你居然在我这儿,那对谁都不好。”

“我知道,可是,他们不会发现的,”那人笑道,“要知道,那个约定的力量还没完全消失,他们不会怀疑的

终将归零  第一章

。”一个人正走在前往城堡的路上,他是来觐见一个人的。説实话,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但只要一见到那个人清冷的目光,就会突然觉得好像一切都在一瞬间消失了一样。不是一般的不见了,而是真真正正地消失了——一切生命以及事物都不复存在,只剩下高傲的他和性命岌岌可危——虽然只是感觉上的,但他的确如此感觉——的自己。

城堡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接近了。有diǎn紧张。他想。

明明和他一样都同为“绝对者”,可为什么每次见到和自己在世界意义上是一对——他自己本人也这么认为——的人,会感到那样遥远的距离呢?难道是因为对方的力量与他正好相反吗?可他们之间不也曾经……他的思绪飘向远方。

话题回到眼前的这座城堡。现在这个人正在城堡大门附近的树林里的密道快步赶路,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人的宫殿。他化了装。

“你怎么来了?”异常好听的声音,但还是可以隐隐听出声音主人的不耐烦。

“哦,不高兴吗,夜玫瑰?”他笑了,金色的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真麻烦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我可不记得。”对方直接了断地回答,连一句必要的客套话都不带,足见他对其的厌恶。

“别又跟上次一样啊。”那人笑着绕到夜玫瑰身后,“再来一次……如何?”

“哼。”夜玫瑰冷哼一声,“如果让那群老家伙发现你居然在我这儿,那对谁都不好。”

“我知道,可是,他们不会发现的,”那人笑道,“要知道,那个约定的力量还没完全消失,他们不会怀疑的。”一个人正走在前往城堡的路上,他是来觐见一个人的。説实话,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但只要一见到那个人清冷的目光,就会突然觉得好像一切都在一瞬间消失了一样。不是一般的不见了,而是真真正正地消失了——一切生命以及事物都不复存在,只剩下高傲的他和性命岌岌可危——虽然只是感觉上的,但他的确如此感觉——的自己。

城堡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接近了。有diǎn紧张。他想。

明明和他一样都同为“绝对者”,可为什么每次见到和自己在世界意义上是一对——他自己本人也这么认为——的人,会感到那样遥远的距离呢?难道是因为对方的力量与他正好相反吗?可他们之间不也曾经……他的思绪飘向远方。

话题回到眼前的这座城堡。现在这个人正在城堡大门附近的树林里的密道快步赶路,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人的宫殿。他化了装。

“你怎么来了?”异常好听的声音,但还是可以隐隐听出声音主人的不耐烦。

“哦,不高兴吗,夜玫瑰?”他笑了,金色的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真麻烦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我可不记得。”对方直接了断地回答,连一句必要的客套话都不带,足见他对其的厌恶。

“别又跟上次一样啊。”那人笑着绕到夜玫瑰身后,“再来一次……如何?”

“哼。”夜玫瑰冷哼一声,“如果让那群老家伙发现你居然在我这儿,那对谁都不好。”

“我知道,可是,他们不会发现的,”那人笑道,“要知道,那个约定的力量还没完全消失,他们不会怀疑的。”他的脸上明明白白地挂着“绝对没问题”的表情。

“是吗?你就这么忍不住违背它?”他冷冷道,“我可没你这么轻松,那些人盯得紧,他们可不信什么契约。”

那人见夜玫瑰连家法都搬出来了,此时再坚持显然已不是明智之举,只好以退为进,道:“那依你吧。不过,你为什么不公布自己的那个身份呢?不是会方便很多吗?”

夜玫瑰忽然像是有些触动,但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冷声道:“那么,恕不远送。”

鹰潭治疗早泄费用
鹰潭治疗早泄医院
烟台好的男科医院
烟台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烟台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