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辰信息网 > 健康

绝世邪君 第七百六十八章 凶魔祖纹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4:02

绝世邪君 第七百六十八章 凶魔祖纹

“秦石,”

勿宁担心的娇喝,

“小家伙,”邪魔从心底发出声音,声音也不在轻松,十分严峻,

“邪魔,看來这一次,我要连累你了,”秦石在七人中央,他感觉自己犹如蝼蚁,他根本无法和这七人抗衡,

其实,死他倒不怕,只是他不甘心啊,最终他也沒有救下孔贤慧,孔贤慧还是要落到乱域手中了,

他还有好多事沒做,好多的承诺沒有兑现,他要是死了的话,那三个深爱他的女人怎么办,他的爹娘,秦家秦宗该怎么办,

“好不甘心啊,”

他落寞的摇摇头,嘴角竟笑了出來,

但那笑容,很苍白,

“不甘心,就给我活下去,什么狗屁连累不连累,你不是和我说过吗,你秦石的命大着呢,命连阎王爷都不要,你不是说过,要做我吞天的兄弟吗,”

“死了的话,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邪魔急切的怒吼,这时候秦石不能放弃,如果心里的防线被瓦解,那就算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

“你记不记得,你和我说过,就算是要死,也要支撑到最后一刻,难道这一次,你连抵抗都不抵抗了吗,如果是这样,那我看错你了,”邪魔失望的摇摇头,

“最后一刻,”

秦石突然攥紧拳,

他朝那七人望去,释然轻笑:“是啊,就是死,也要死的壮烈一点,我可是远古两大魔尊的兄弟,起码要让他们退层皮,”

邪魔欣慰的笑了:“这才像你,”

“那我们,就再疯狂一次,”秦石喝声,突然牟足了劲,强挺着那巨山般的压力,一下子直起身,

感觉到秦石重新燃起的斗志,褚德宇七人皱了皱眉,

“小子,难道还要抵抗吗,”

褚德宇枯手虚探,天破间的压迫感再次上升,

而此次,秦石再也沒有胆怯,他大手轻轻浮起,将孔贤慧托送到赵信四人身旁:“照顾好她,”

言罢,他才正色起來,寒眸开合之间,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他迅速的朝后闪掠一步,马上和褚德宇拉开距离,

他清楚,照比其余六人,褚德宇才是最大的威胁,

而且秦石发现了个问題

,那就是七人汇聚一堂,他们挨得太近,竟然都沒有动用领域,

“每一个人的领域,都是一个自主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中,自己就是王者,而七人若是同时动手,那样七个领域相撞,非但起不到加持效果,反而还会波及到彼此,”

“有这种事,”秦石心中大喜,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沒有领域,起码他还能拼一下,如果陷入到七人的领域里,那他的力量马上就会被抽空,

在外人的领域里,你纵然有天大能力,也不过如同侵略者进入敌人的地盘一样,那样马上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连天地间的精气都会排挤你,

“小子,从你身上,我能感觉到一股极为凶煞的力量,那力量如果我猜的沒错,应该不属于你吧,”褚德宇盯着秦石周身的煞气,较有兴趣的笑道:“这力量,是凶魔的魔力,”

咣啷,

秦石心神颤抖了下,被看出來了,

“凶魔,”听此闻言,不少闻风而來的内域弟子大惊,赵信几人也颇有深意的望向秦石,

百年前,乱域魔界大战,现在还令他们心存余悸,

“难怪,他会突然变得这么强,”赵信几人恍悟,

“这倒挺让我惊讶,甘愿为人类所用的凶魔,在荒灵大陆上可从來沒有出现过,”褚德宇贪婪的哼声,显然对邪魔动心,

秦石捏了捏拳:“呵呵,是啊,我们是兄弟,魔尚且知恩图报,尚且懂得人情冷暖,你们却只懂得利用自己的弟子,难道在你们眼中,就沒有王法吗,”

“王法,”褚德宇道袍在冷风中卷动,微微一笑:“有倒是有,只是和你眼中的不太一样,王法其实就是强者给弱者定下的规则而已,而显然在我的王法里面,我是强者,你是弱者,那东西,想改就改,沒什么约束力,”

“畜生,”秦石破口大骂,

“呵呵,从你进乱域起,你的命运也就注定了,耽误这么长时间也算你的本事了,不过你想要逆转天命,却沒有那个本事,”褚德宇淡淡一笑,枯手一探,五股黑白相间的力量席卷而过,化为一根巨大的枯指,冲着秦石的眉心按下,

砰,

巨指落下,天地间的交接处好像都出现断痕,那力量太强,秦石一声闷响,腰肢再度弯下,

他爆退下两千米,靠沿途的雷才将那巨指减弱几分,但也仅仅是减弱而已,在想要抵抗,却是无力,

“小家伙,叫我來吧,”

尽了全力下,邪魔十分心疼,从秦石黑袍下卷起煞气,那天巅的力量汇聚成一道百丈高的黑色龙卷风,将白皙的云雾卷起其中,邪魔本身的麒麟巨兽浮空,脚踏浮云,

“吼,,,”邪魔震耳欲聋的吼声,九目蛰伏的怒视褚德宇,

“咦,真的是凶魔,”褚德宇老脸上闪过几分兴奋,冰冷道:“那我就更有理由击杀你了,”

“老杂毛,你想击杀谁,”

邪魔魔爪一挥,就是五道碎空的利芒,邪魔的力量非常强大,尽管也只是接近天巅的威力,但加上魔躯的存在,连那六名域境小成的长老们都哆嗦一下,

“不知死活,”褚德宇冷笑声,枯手举起,五指张开,

轰,

两股混如惊天的力量在天空炸开,下方的大地直接爆炸,

爆鸣声形成声波涟漪,数倍的朝八方扩散,褚德宇趁机翻转身躯,一道极小的领域在他手掌上形成光球,吞噬掉八方的力量,

“末世铸魂,”

光球爆射的就穿透空间,形成一只百丈的巨手,跟五指山一样,冲着邪魔压迫下去,

“吼,,,”

邪魔被五指山镇压,从中痛苦的嚎叫声,

“邪魔,”秦石急切的喝声,

但此时,他失去邪魔之力,只剩下不过四天之力,他刚欲上前一步,被那剧烈的余威骇浪给震翻在地,一口血迹就喷洒出來,

“小家伙,”邪魔魔眼缩紧,咬了牙牙,魔眼突然泛红,猛的仰头:“老杂毛,敢伤本尊的兄弟,我要你死,”

“吞魔大日,”

邪魔身躯弓紧,漆黑的煞气爆射,马上融入进东方的金芒里,在两道光芒交汇中,形成怪异的漩涡,漩涡成金色,竟然生生将旭日吞噬,

“给我破,”

邪魔魔爪推动旭日,他竟然将旭日都挪了位置一样,

“借助正阳之力,”褚德宇微微吃惊,清晨旭日乃一日之最,被称之为正阳,力量极强,

巨日横扫半壁云层,云层马上出现断层,内部的光芒,向千万道剑芒一样,暴戾刺出,

轰,

巨日一击撞击在那巨手上,两者触碰,乾坤颤动,虚空直接被粉碎,

轰隆隆,

无尽的涟漪马上泛滥,潮汐般四溢,

伴随涟漪滔滔,邪魔的魔脸五色变化,魔躯一下也变的萎靡不振,一口一口漆黑的魔血从嘴角流落,不过虽说受了极为严重的伤,他还是将那巨手挡下了,

“邪魔,”秦石瞥见邪魔的窘态,这是他五年來从未想象过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无所不惧的邪魔,竟然会受到这种程度的重创,让他怒火在心底翻滚,

“呵呵,竟能挡我一击,不愧是远古凶魔族,”褚德宇淡淡笑道,而脸色也是从此刻严肃起來:“不得不说,你的实力真的很强,我想在远古应该也是位魔尊,怎么会沦为这个小子饲养的宠物呢,”

“他是我兄弟,”尽管伤势惨重,也不影响邪魔的怒嚎贯彻天穹,

“兄弟,”褚德宇惊愣了下,突然笑句:“凶魔与人称兄道弟,这倒是我头次听闻,今天也算是长见识了,”

“但是,若是你全盛时期,或许我还惧你一二,可惜你凭你现在这副状态……,”褚德宇言落至此,摇摇头:“可不是我的对手,”

“若是我全胜时期,一只手就能捏死你,”邪魔嘲弄的骂句,

而对这种毫无威慑力的威胁,褚德宇冷漠的摇摇头:“那就等你有机会到全盛时期再说吧,”

言罢,他突然抽身,竟故意和邪魔拉开距离,将视野从邪魔的身上转向秦石,笑了笑:“若是我沒猜错,你的灵魂应该寄托在那个小子体内吧,”

“你要做什么,”邪魔大惊,

“与其费劲杀了你,那我何不如先杀了那个小子,不是來的更容易吗,”褚德宇笑了笑,枯手一探,一道无形波动以极快之速猛的将秦石包括,

五根手指,就如五根天柱,顿时从秦石体侧升空,秦石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一下,让他脸色一沉,一口血迹喷出,

“秦石,”邪魔怒不可遏,凶魔煞气再度狂暴,像是愤怒的猛虎雄狮,轰一声,从他背后就形成虚影,

“凶魔祖纹,血祭,”

邪魔咆哮一声,伴随他声音落下,从他的背脊上,突然展开一双遮天蔽日的魔羽,那羽翼冲盈着数千道漩涡,吞噬天穹,

而同时,邪魔魔躯暴涨,化为近乎千丈的大魔,体内的力量竟再度攀升,天巅一层,天巅二层,直至天巅巅峰,竟然还在成长,

感受到邪魔的动作,秦石惊慌失措,

他右手紧紧握住左手,他发现其内部的煞气,竟然在快速流逝,那力量马上就要燃尽,邪魔正在燃烧生命,

轰,

域境,

邪魔前所未有的伟岸,千丈的魔躯浮于云层,在燃烧生命之下,他的气息竟然达到了域境,

“老狗们,今日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你们所有人來给我陪葬,”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技术怎么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好吗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排行怎么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治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