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辰信息网 > 健康

九月九日无酒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4:57
暮从碧山出,翠微横卧。取次菊丛,久坐。九月九日,无酒,无故友。
荆扉被人踹开。来人着敞襟宽袍,长发恣意披散,手持花雕,立在宅外。在我脸上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变化前,雨后松软的泥土上多出一行浅浅的脚印。从门口,通往我面前。
“来者何人?”我掸掸落在衣上的花香,并未起身。“和你交朋友的人。”他挺拔的身姿和这青山绿水中茅篱竹舍里的菊丛实委不符。“愚钝的山野村夫有何值得结交。”我嗅出他手上的花雕是长安城煮鱼酒馆里的上等货。“值此良辰佳节,只青山黄菊相伴,岂不平添寂寞?若举杯邀友把酒言欢,方是人生一大快事。”
他“呯”地揭开酒坛的红布盖子。酒香“哗”地四溢开来,盖过花香,麻木我的嗅觉。
煮鱼酒馆。前世的记忆排山倒海般从脑海深处某个角落里滚滚而来。那个四十出头留有小胡须微胖的中年男人,我以为已经彻彻底底地将他忘却,结果他一坛酒就轻轻松松地唤起了我对他尘封的全部记忆。对付我,那个善于攻心计的酒馆老板总是显得那么轻而易举。如同他在我十四岁时用一坛状元红换取了当年数位名声鹊起的暗杀高手的性命。
“这可是上等货,酒馆老板轻易不卖的。”他得意地把手上的酒坛从我面前过了一遍。我起身往茅屋走。
他抬手搭住我肩。“喂,喝了酒再走。你难道要让我一人独饮吗?”
你难道要让我一人独饮吗?这是我对花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我拂开搭在我肩上的手,说:“好。”
移桌椅至菊丛,虫鸣声起;山月初上,轻斟浅酌。
“我若得一日脱身江湖,必也学你这般‘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落得自在逍遥,哈哈哈哈……”他举杯过眉,我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情。
“迷花不事君。”我端起面前的酒杯,道:“君是何人?”“世人都道,奕香之鼻,天下一绝。你却不知我从何处来。”他放下酒杯,凑上前来。“我高估你了啊。”柔和的月光均匀地洒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我盯着他子夜般的星眸浅酌一口。
山月映着经过菊丛的长风,长风扬起黄菊满天,黄菊和着月光落入清澈见底的酒杯,荡开层层连漪。他浅笑,有明朗在笑容里跳跃。我拂袖,花香散落一地。“今夜且不说他,只管饮酒。”我自饮自吟,“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
昨夜,梦到花佩,好梦留人睡。我们遍倚长安河畔的阑杆,且醉且饮。初秋的风掠起我们的长发,缠绕、纠结。花佩突然拔剑断了他的头发。他说:“奕香,江湖乱世,得一良友,足矣。”桥边车碾残花,汉宫秋老。(汉宫秋,花名)
“对!只管饮酒。”他遣杯纵饮。
我捻出杯中的菊花瓣,弹落在地。他抓住我的手,道:“奕香,你虽没有我想像的豪气,但我忽然明白了那句‘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你果然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语毕,他拔出腰际的长剑,夜舞笑刘琨。
山风从茅舍上经过,卷走几根枯草。紫夜轻岚,在山下明晃晃的灯火里,我嗅出清冷的味道。我不动声色地轻轻捻起身旁怒放的花朵上的花瓣,夹于食指与中指之间。他翻身将剑刺来,直逼我的咽喉。我蹬开桌椅,飞身飞出手中的花瓣。桌椅翻倒在地,桌上的花雕“汩汩”流淌出来,浸进落满花香和落英的泥土。
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堕。风停,花驻。我嗅到他的气息渐渐被血腥味掩埋。看着他手中紧握的长剑,我突然想到了花佩。江湖人称“花迎剑佩”的他,一身行事光明磊落。我曾在玉门关告诫过他“暗杀用的是速度,而不是剑,只要想杀人,什么都可以是武器”。他却笑着说:“奕香,你永远都体会不到剑对一个杀手的垂青。”
花佩说得对,我永远都体会不到。因为我连一把属于自己的剑都没有。山岚轻散,月朗星稀。被牵扯出来的身体里的嗜酒虫啃噬着我的肌肤。此时在花香酒香和血腥味混合的浓烈气味里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两个人和一匹马的气味,陌生而又兼熟悉。
马车在柴门外的空地上停下,一个杏腮桃脸椎髻布衣的豆蔻少女掌灯立于车旁。“奕香,江湖虽没有你的身影,可你却一直住在江湖。”少女的声音夹杂着稚气。她的双丫髻上不知缀了什么首饰,在皎洁的月光下反射出刺眼的白光。“随我走吧。回长安,依旧有免费的好酒任你喝。”她的声音像是黑色的幽杳长发,丝柔、顺滑,却充满邪恶的魔力和诱惑。我自知不能再输给她,即使她拿好酒相诱。“你的行动已经证明我此番来请你必胜无疑。何况……”
“何况什么?”有微霜初落,笼罩在我的周围。青裙缟袂的少女,容颜变得模糊,我却努力睁眼想要看清。
“何况他是当今武林一等一的暗杀高手。”
“这样光明磊落的人最多算作杀手,与暗杀无关。”“你不想知道他第一个杀的是谁?”
“与我何干。”我这样讲时心里害怕了一下。昨夜梦境里,花佩拔剑断了自己的头发。“作为杀手,花佩没有赢得剑的青睐。得到垂青的是躺在你面前的这个人。”
“他杀了花佩?”我震惊。从此,我真的要一个独饮了。““奕香,随我走罢。”“我早就告诫过他的。我也该早该料到他会被自己手中的剑抛弃。可是,我是绝不会跟你一起走的。”
“那你杀了我吧。不然总有一天我也是会杀了你的。”少女的声线有些颤抖。我拂拂衣袖,驱散眼前的薄霜。空气里的酒香与血腥味已经淡去,还剩零落的花香和三个人一匹马的气息。“我为何要杀你?”我问。
马车上的人撩开帘帏,道:“奕香,你杀的是她唯一的亲人。”酒馆老板语毕放下帘帏。也许在车内闭目养神,也许沉沉睡去。他果然高明,带着十足的把握。我隔着霜气望少女的眼。江湖恩怨,冤怨相报。少女不说话,只直直地盯着我。狂风骤起,残花如雪乱。
我答应酒馆老板同他回长安是在和少女对视一个时辰后,不知道是出于怎样的情绪。酒馆老板驽马飞驰在山道上,颠簸得厉害。我不敢看少女脸上的神色,只得撩开帘帏看高挂的山月。只有山月和长风为我送行。
长安。马车的辘轳声碾碎夜的沉寂。城上明月,月白如雪。流喑轻轻唤我师傅。我已和酒馆老板约定从此不再替他杀人,但愿将毕生所会倾囊相授给流喑。我所要做的,也许就是等待流喑成长,等到她强大到足够毁灭我替她哥哥报仇。
酒风,一个和花佩那么相像的人,若他不死,我也会携了酒去找他,在他问起时回答“和你交朋友的人”。

共 2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循环往复,不眠不休。一篇极具宋词意境却有又着凌厉杀气的文字,取次花丛闻香品酒,转瞬便剑啸杀气汹涌,杀手的反映不经大脑,杀手的寂寞却是噬骨毒药,养一个徒弟只是为了有一天替了结自己喝酒都独自一人的寂寞。【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2-10-20 21:16: 1 文字有点生涩,内容也不够深度,虽说与古龙的风格极为接近,但却有些故做的牵强,匠心过重了,个见,问好。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轻度尿失禁护理方法有哪些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如何
孩子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